小说连载:花落的声音

   

第18章

李天明调整仪器仪表部组织架构的第一斧子终于劈了下来,令人非常意外的是,第一个被迫提交了辞职报告的,竟然是在罗德里克干了十多年的技术部经理李东进,一个月后他将正式离开。

李东进从北京回苏州以后,李天明一直催促他拿出调整方案来,李东进和手下的每个人都征求过意见,没有一个人愿意从技术转成销售。李天明就说,那你就拟一个裁减的名单出来,李东进却迟迟不作响应。他实在是不忍心对任何一个兄弟开刀,他们大都跟了自己好些年,工作也都是勤勤恳恳的。做技术工作不像销售,销售可以用数字说话,而技术服务工程师通常都是根据销售工作和客户的需求完成任务,这些人表现上也挑不出大的毛病,以李东进的个性,他没办法做那种恶人。

直到被李天明逼急了,李东进便对老板说,你要裁我下面的人,那就先裁了我吧。

据说李东进的辞职报告刚递交上去,李天明立刻就批准了,快得就像是专门等在那里似的。而且连一句挽留的话也没有,更没有哪怕是虚情假意地感谢一下,毕竟李东进在罗德里克都服务十多年了。这件事在整个仪器仪表部,甚至是全公司都议论纷纷,很多人私下骂李天明真是狠绝,一点儿人情味都没有。有人就说在这样的老板手底下,迟早也是个走人。当然也有对李天明的做法表示理解和支持的,说做老板就得狠点,否则怎么领导那么大一个团队,所以这没什么奇怪,更无可厚非。

陈锋、赵凯和顾晓菲三个人,找个周末开车去了趟苏州,和李东进聚了聚,也算是送送这么多年的同事和老友。李东进倒是想得开,开玩笑说早死早超生。陈锋心下有些伤感,他们几个关系一直很铁,是杨方博多年调教出来的四员虎将,赵凯还自封了一个雅号,叫做“苏沪四友”。如今李东进的离开,使陈锋莫名体会到了一种孤单的感觉,仿佛要离开的并不是东进,而是自己。他甚至于在某一刻有些灵魂出窍,看到他们四个就像古人灞桥折柳一样,今天是自己送走了朋友,明天又是另一个朋友来送别自己。

顾晓菲问李东进有什么打算,东进说想休息几天,接下来无非就是再找工作呗。又说起李天明如此狠辣的作风,三人免不了唏嘘感叹,也为以后在罗德里克的日子担心起来。赵凯性格是最放达的,拍着李东进的肩膀说走了也好,离开了罗德里克没准有更好的机会。我们三个,也不定哪天就跟你一样,说不准连递交辞职信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被“喀”,赵凯说着话做了个砍脖子的动作。

李东进临走前推荐了黄国峰坐他的位子,这是在他提出辞职后,李天明和他讨论的唯一工作内容。黄国峰也是公司的老人了,业务熟悉,做事稳重,李东进早前在美国培训期间,以及碰到休年假的时候,曾经让黄国峰acting(代理)过这个职位。但李天明并没打算直接提拔黄国峰,只是说先把工作移交给老黄吧,等找到合适的人。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是五月了。五一长假过后第二个周,李天明就正式在上海office上班了。他的办公室和在北京时差不多大,位于陈锋的小屋往里约三十米走廊拐角处,原来是资料室,因为面积大小合适,行政部把它改造成了李的办公室。

李天明在上海新招了一个秘书,年纪二十四五岁的样子,戴一副黑框眼镜,斯斯文文的,名字叫Emily。北京的Annie则被转到赵凯的市场部做MarComm,负责媒体、广告、展会等事情。

陈锋的MBA课程就快毕业了,论文答辩一个星期后进行,不过他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。杨方博当年给陈锋升职,鼓励他趁年轻多积累多学点东西,有兴趣的话可以再读个专业,陈锋结合在罗德里克的工作,报考了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在职MBA。陈锋最后选择的论文主题和自己的工作密切相关,所以写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,尤其是两年多学习的理论,总能有机会和具体实践结合起来,所以也积累了不少的素材和案例,这些都为撰写论文和最终的答辩提供很好的助益。

陈锋把论文草稿拿给王盈盈看,请自己的女朋友帮忙润色润色。王盈盈说她看不大懂那一大堆的数据呀图表呀曲线呀什么的,只是把文字描述的部分改了改。其实王盈盈改动过的地方也不多,因为她觉得抛开内容单从行文来看,陈锋的论文水平已经很棒了。各位看官别忘了,原本陈锋的文字功底就不错的,想想这位理工男,当初可就是靠这个技能,引起复旦大才女的注意和青睐,并最终赢得美人芳心。

因为要准备论文,又不能耽搁工作上的事情,最近陈锋都很早就到办公室,希望多一点时间可以把手上的事情尽可能当天忙完。这天一大早陈锋又是早早就到了公司,先把电脑开好,让邮件收着,然后拿着杯子去到员工餐食区打水。

“陈经理,早呵!”

陈锋正在饮水机上接水,听见有人叫他,转头看时,只见人事部的Joanna正笑嘻嘻地走过来,冲他打招呼。

“早!Joanna。”陈锋点点头。

“陈经理来得够早的呀!”Joanna继续找话说。

“你不也是这么早吗!”陈锋笑道。

“我有个Global的电话会,再晚美国那边就得夜里了,所以定的这个时间点。”Joanna说。

陈锋嗯了一声。

“听说你们最近都特别忙?”Joanna在不锈钢水槽上一边洗着杯子一边侧过头问。

“是啊,业绩压力大呵,今年市场又不好,竞争激烈,怎么办呢,只好勤奋点喽。”陈锋风趣地说。

“也是哈,不过你们部门还好啦,其它几个BU好像更差的。”

“唉,经济下滑,大家日子都难过呗。”

“哎,你们新来的李总还蛮厉害的,听说搞了不少解决办法出来,上次开会老大还特别提到了呢。”Joanna洗好杯子,又打开冰箱拿出了一个玻璃瓶子,拧开来,挖了一勺颗粒状的东西放进杯子里,走到饮水机跟前接了热水,然后慢慢用一把金光闪闪的勺子搅动着,顿时有一股果香味四散开来,弥漫了整个餐食间。

“是啊,确实厉害。”陈锋就着话随口应道。

“所以老大对你们部门很期待的。”Joanna呷了一口她的自制饮料。

“就怕期待大了,失望也大呵!”陈锋说。

“不会的,陈经理太谦虚了。上次大老板们开会,李总看上去胸有成竹的样子,再加上你们几位都这么能干,一定错不了。”Joanna说。

“借您吉言,希望吧。”陈锋说。

“哎,和老杨还有联系吗?”Joanna突然问起杨方博。

“很少,也没啥事情,有日子没联系了。”陈锋说。

“听说老杨去了一家内资公司,那家公司不大。”Joanna说。

“我觉得还不错,生产、销售、研发都要管,挺适合他的。”陈锋说。

“可再怎么说也是个国内小公司呀!没什么名气。”Joanna说。

陈锋很不喜欢Joanna说话的口气,好像人家杨方博离开罗德里克,去了一家小公司就多掉价似的。不过也不奇怪,总有那么一些人,自我感觉好的不得了,以为在罗德里克这样的跨国企业、世界五百强公司上班,仿佛就能高别人一等,老是喜欢从门缝里看人。其实这些年外企的光环也不那么耀眼了,陈锋是一线销售人员,经常跟客户打交道,这方面的感触特别明显。相反,随着技术进步,管理升级,视野放开,国内一些公司越来越有竞争力,他们不再是低端产品制造者的代名词,在某些方面已经开始和罗德里克这些世界品牌同场竞技了。

“我倒觉得国内有些公司发展得也挺好的。”陈锋尽量委婉地说。

“是吗?你会这么认为?”Joanna似乎很诧异陈锋这样讲。

“是的。”陈锋肯定地回答。

“唔,不跟你聊了,马上要开会了。拜!”Joanna似乎觉出来她和陈锋话不投机,佯装瞄了一眼手表,端着杯子匆匆地回自己办公室去了。